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政务公开>社会责任

“窗口”、“桥梁”、“纽带”、“宣传队”:沿溯云南一家进出口公司的“角色自觉”过程

发布时间:2021-08-26 来源: 浏览次数:

工人日报记者 陈昌云

 

只有在特别提示的情况下,现年已45岁的宁勤功才会发现,自己工作22年来,他所供职的中国烟草云南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已经静悄悄完成了超越单纯经济利益目标指向的蜕变。

“我们正在积极构建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清洁环保型烟叶生产模式。”他说。

“我们通过和外方的交往,重新塑造了经营的理念,现在,农业用工、水资源 、作物、土壤、气候变化、自然栖息地、烟农生计、管理等八项内容反而是我们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在公司专门负责原料业务以及烟叶采购加工的宁勤功说,“以前不太明白,以为像我们这种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企业就是赚外汇,眼睛盯着外汇就是了,现在懂了,类似上述八项内容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同处于一个大系统内,有机一体,若漠视这八项内容,也就没外汇可赚。”

宁勤功所介绍的这八项内容是烟叶可持续发展管理规范,英文简称为STP,旨在致力于烟叶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在满足质量及监管要求下,持续获得高品质产品的同时,全力消除生产过程中对自然环境破坏或改变,提高从业者经济效益并保障应该得到的相应权益。

“比如劳动权利问题,比如烟叶烘烤必须使用可再生燃料的问题,”出身于烟区农家,从小帮忙大人烤烟的宁勤功认为,“低碳、环保,产品可追溯,不能使用童工参加生产…这些事以前没人管,怎么生产是农民自己的事,现在不同了,必须严格执行STP的规范,外面一些先进的理念和生产管理范式逐步进入我们企业,成为我们必须贯彻执行的标准,关键是这些标准与我们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是一致的。”

这家公司是19858月成立的,其时仅有12名员工,当年实现出口总值870万美元,进口总值323万美元。

据公司副总经理秦怡峰介绍,公司成立的头十五年主要以培育市场和出口创汇为靶向,“1996年起,公司的烟叶出口量和创汇在全国同行业中一直保持领先地位,特别是在1992年至1995年,公司充分利用国家赋予卷烟出口的优惠政策,努力开发出口产品,千方百计争创外汇,为国家增加外汇储备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秦怡峰说,“我们当时开创了以产品出口补偿贸易保障高新烟机设备进口的新模式,引进了大量的先进设备、技术和优质的原辅材料,先后引进国外制丝生产线9条,引进卷烟机222(),引进现代新技术卷烟机45台,大规模的技术改造使得全省10家烟厂的制丝线全部得到技术更新。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们早已脱离传统的贸易商角色, 主动搭建国内国际市场先进理念与技术标准的交流平台,充分发挥窗口企业的作用,成为国内外先进理念的传播者和推动者,积极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格局。”

秦怡峰认为,无论中外,从词源学的角度看,“贸易”一词的含义就是相互交换产品或者服务,“那么,附着在产品和服务之上的生产组织管理等价值理念也就同时会被相互交流,更何况,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产品的特殊性以及基于产品的抵达企业的观念,对这些产品的生产过程有着日益严格的要求,对我们有倒逼的压力。”

就秦怡峰的观点,公司出口业务科的刘晶晶补充解读说,购买的外方对产品加工要求极其苛细严密,“比如烤烟制作过程中的所产生的污染物,例如废机油,他要求我们必须可追溯,就是说,你的废机油最终必须达到无害化处理,而且随时可以查到这批废油的无害化处理的终点!任何一个被他们通过严格认证的复烤厂的生产垃圾、生活垃圾的分类以及最终的无害化处理,莫不如此,不然,他们就不认可我们的产品。”

刘晶晶说,这些倒逼的压力导致公司必须顺着产品的源头去关注、投入到“第一车间”亦即烟田的各个方面,“农民从事生产的健康保护、土壤、水源和大气的有机生态,这些以前没人关注的问题,现在成了我们必须下大功夫花大力气去做的事。”

宁勤功告诉本报记者,这些年废弃物回收处理力度成效显著,他说,“比如去年,曲靖市公司按每亩回收不少于5个的标准在田间布设农药包装袋回收框,实现回收约87.62吨包装废弃物。红河州公司对烟田的污染管控特别严格,烟用废弃地膜回收利用51.9万亩,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达18.64万亩,开展降解地膜试验示范200亩。”

“清洁能源烘烤投入持续增加,”宁勤功说,“全省建立以清洁能源烘烤为核心的技术体系,生物质烤房、太阳能烤房、天然气烤房、醇基烤房等清洁能源烤房累计推广达56041座,指导建设生物质颗粒加工生产线126条,生物质颗粒燃料自给率达到64%

“这些我认为这是好事,”公司副总经理李忠说,“外方围绕对我们产品的高要求,波及我们从事农业和工业生产的各个方面,这些符合我们国家对环境的严格保护规定,就是说,外方对劳动者权利保障以及对生产环境的严酷要去与我们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内在一致,甚至高度吻合,符合国家绿色发展理念的要求,也符合我们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所以,对他们的STP规范,除极个别条文目前尚没有实施条件外,大多数规范我们都接受,并严格执行。

据介绍,曲靖、大理、丽江州市公司在试点烟站全面推广使用农药箱和防护用品,督促烟农在生产操作过程中保护好自身安全,提高安全防护意识,“曲靖发放农药储存箱3626个、防护服7252套,护目镜、手套、口罩等防护用具10000余件,大理州公司发放农药储存箱1416个、防护服1416件、口罩2984个、手套2984副,丽江市公司发放防护服1267套、安置农药箱1267个。”

理念总是互补的,外方先进理念通过公司“进口”的同时,云南的很多的“美景”也通过公司“出口”到异域。

“去年疫情期间,”刘晶晶说,“来自巴西的一位外方工作人员因为疫情滞留下来,他在云南与我们一道工作、生活,我们国家整个抗疫的情况他亲身经历,中国的抗疫效果他亲眼所见,特别佩服老百姓很听政府的话,叫居家就居家,叫戴口罩就戴口罩,说只有中国做得到。”

刘晶晶认为,这也是公司在做“进出口”生意的同时,在传播中国的好形象,“这次抗疫,让我真切感受到了这一点,以前工作多年,没注意这个情况。”

有的“外宣”是一点痕迹都看不见的,完全是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进行。

公司总经理何洁讲述了一个她亲历的故事,“两年前,我们陪着几位来自美国的外方工作人员跑了好几个烟区,这之前,他们从未到过中国。从昆明出发一路沿高速公路往下走,山色葱茏,黑黝黝的高速公路平坦宽广,沿线民居漂亮整齐,这些美国人很惊讶,他们说没想到中国的交通、住房、环境这么好,我告诉他们,‘这是中国的西部,相对而言,还是发展较为滞后的地方,如果你们到东部,会更惊讶。’”

“我自己也很意外,就这么一趟工作之旅,竟然还有意外的‘外宣’好效果,”何洁说,“原来进出口贸易真不仅仅是具体的商品互换,还有许多非物质的‘产品’也在互补在互换。”

“从‘桥梁’、‘纽带’、‘窗口’和‘宣传队’的功能看,我们不仅是在展示行业形象,甚至是在展示国家形象。”她说。